智库建设
【福建日报】“近平同志是统战工作的典范”——习近平在福建(十一)
时间:2022-04-24 浏览次数:10

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讲座教授、全国台湾研究会会长汪毅夫接受福建日报采访。

采访组:汪毅夫先生,您好!上世纪90年代中期,您是台盟成员,习近平同志是中共福建省委常委,请您谈谈你们是如何相识的?

汪毅夫:我们相识是1994年。当时近平同志是福建省委常委、福州市委书记,我是福建社会科学院的研究员,所在党派是台湾民主自治同盟。那时候中共福建省委有一项不成文的制度,就是每个常委要交几名党外朋友,以促进统战工作。根据安排,近平同志同我建立了联系。我接到通知,去和他见面。在我的预想中,同市委书记谈话应该是很严肃的。但见面之后,我深切感受到近平同志热情亲切、平和沉稳、真诚中肯,没有套话、空话,更没有官腔。我们第一次聊天就很愉快,很融洽,我觉得我们可以像朋友一样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。

初次见面,近平同志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。以后,我们果真成了朋友。他不仅告诉我他办公室的电话,也告诉我他家的电话,跟我说,你随时都可以给我打电话。其后,我虽然从未给他打过电话,但和他接触越来越多,我们之间经常联系,时或有相谈甚欢的机会。在我的记忆里,近平同志找我谈话是没有预设话题的,单纯作为朋友聊聊各自的读书心得,谈社会上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情。有一次我们谈到《大藏经》,近平同志对《大藏经》及其涉及的多学科内容都很熟悉,这令我大为叹服。我们的话题涉及历史、文化、哲学、文学、社会心理学等,他的见解给了我启发。当然,他也曾询问我学术上的问题,我当时的回答往往是肤浅的。于今思之,颇感羞愧,又颇感动于他虚心倾听的宽容。随着交往的深入,我把近平同志视为一位志趣相投的“学友”,学术上的朋友。

采访组:上世纪90年代末,你们开始在一个班子里工作,工作当中有没有碰撞出什么“火花”?

汪毅夫:1998年,我任福建省副省长。1999年8月起,近平同志先后任福建省代省长、省长。在一个班子里工作后,我是他的助手。有时候,我们对工作有一些不同理解,因为熟知

他的民主作风,所以经常直言不讳,表明意见。我性子比较直,有时候表达意见的方式比较冲,经常会直接说“这不对”“这件事不应该这么处理”等,甚至有一些话可能让旁人听来觉得刺耳。我发表意见建议的时候,近平同志从没有表现出不耐烦,总是耐心地听,有时还记在他的小本子上。

有一次,近平同志对我说:“毅夫,你敢于直言,耿直率真,这是你的特点也是你的优点。应该说,现在这样的特点和优点是稀缺的,很好!”我说:“我对您讲话才这样。在别人面

前,我当然也会想一想,要么不讲话、要么讲真话,不讲话的时候多一些。”讲到这里,我们都笑了。

近平同志也很明确地对我说:“毅夫,你有意见和建议一定要提,你的意见我会很尊重,但我不会都采纳,因为很多事情的处理我要通盘考虑。”我说:“提出意见和建议是职责所在,仅供您参考,我不固执己见。”回想起来,近平同志曾采纳了我的部分意见,也曾采纳我意见中的部分内容。

我是一名党外干部,但近平同志对我是信任的,鼓励我把握好中国共产党的统战政策。他经常嘱咐我说,宗教无小事,对台无小事,涉外无小事,统战工作的方方面面都很重要。

近平同志善于团结党外干部、知识分子,是统战工作的典范。我曾对他说:“作为党员领导干部,您对党外干部、知识分子的尊重是由衷的,我们都感受到了,都非常认可。”近平同志听了以后说:“共产党人对党外爱国民主人士当然要真诚。”他说他从小就看到自己父亲习仲勋同志对党外干部、知识分子和各界爱国民主人士十分尊重、关心,真心实意和他们交往相处,自己当然也会这样做。“共产党和民主党派的关系,是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框架下肝胆相照、荣辱与共的关系。无论什么党派,大家共同的目标都是中国的强大与发展,都是人民生活的幸福。在这个目标上,是没有党派之分的。”近平同志的这番话让我既感动又很受教育,至今还记得很清楚。

原文转载福建日报

(编辑:邹传鑫  审核:杨昆福)


Top